婴幼儿家庭离婚研究:离婚时孩子平均1.4岁 育儿焦虑是主因

上游新闻・重庆晚报慢新闻记者 李琅 文/图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每100对离婚夫妻当中,就约有1对婴幼儿家庭,他们的孩子普遍在0至3岁。

这是记者今天(6日)在巴南区婚姻登记处走访时,听闻的离婚现象。

“揪心,一个新家庭刚刚开始建立,便要解体,而在这离婚的行为背后,受伤害最大的可能就是襁褓中的孩子。”重庆市民政局婚姻家庭社会工作“家庭和谐计划”项目社工、重庆民悦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巴南婚姻登记站站长余鄂透露,2019年,在巴南区办理离婚登记的夫妻超过了5400对,其中0至3岁婴幼儿家庭(包括二孩家庭)占约百分之一。

“以前,我们往往只做干预,在夫妻关系、亲子关系几乎破裂时才介入,结果并不理想。”余鄂告诉记者,过去一年,在巴南区婚姻登记处负责婚姻辅导的社工,加强对处在情感危机中的婴幼儿家庭进行心理疏导,并通过各种沙龙活动的开展,提前对即将迈入婚姻殿堂的新人、婴幼儿家庭及高焦虑父母进行科学育儿培训。2019年期间,巴南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重庆民悦社会工作服务中心还共同总结了一份《社会工作介入0-3岁婴幼儿家庭离婚调解研究》。今天,此研究内容首次通过上游新闻慢新闻频道发布。

家庭和谐计划项目

样本:161对婴幼儿离婚夫妻

该离婚调解研究案例来源,主要筛选于2016―2017两年度“家和计划”服务对象,他们都是孩子处于0至3岁的离婚调解夫妻,一共161对。

这些夫妻的文化水平以初中、高中学历为主,大专及以上学历占30%。职业主要集中在个体经营者、打工、企业职工上面,其中女性无业的比重较高,达到了28.7%。

平均婚龄3至4年

从总体数据来看,这些夫妻的平均婚龄为3至4年,最大婚龄为15年,最小婚龄不足1年。他们之中初婚夫妻较多,再婚夫妻为13.4%。

其中,家里只有一孩的离婚调解夫妻共116对,他们在巴南婚姻登记处办理离婚时,孩子平均年龄为1.4岁,孩子最小年龄为1个月。

60.9%提出离婚的是女方

从辅导内容来看,社工为82.3%的服务对象开展了关于离婚劝导和调解服务;为16.9%的服务对象提供婚姻家庭咨询服务;为1.3%的对象提供了法律咨询服务。

从服务效果来看,66.5%的服务对象在接受离婚劝导后选择暂缓离婚,14.8%的夫妻表示和好,18%的夫妻选择离婚。

通过对谁“提出离婚”进行分析,得到的结果是,其中19.2%的夫妻离婚是由男方提出、60.9%的离婚是由女方提出、19.3%的夫妻为双方共同提出离婚。

▲巴南婚姻登记处离婚调解室

大部分离婚原因因沟通不畅

孩子还小,却选择办理离婚,这些夫妻提出离婚的理由是什么?该离婚调解研究报告分析得出,感情因素是重要影响因素。161对参与研究的离婚夫妻中,勾选习惯认知差异、性格不合、缺乏感情基础导致离婚分手的原因最多,勾选率达到了96%,这三种离婚理由归结于夫妻双方沟通不畅所致。除此之外,未做好父母角色准备的离婚理由排在第二。而出轨、财产纠纷等原则性问题引起的离婚比重较少。

高焦虑父母往往冲动离婚

在该离婚调解研究过程中,服务在巴南区婚姻登记处的重庆民悦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社工、督导老师项目团队还总结出,这些0至3岁婴幼儿家庭里,因育儿问题产生焦虑情绪的夫妻,往往会因为情绪上的误解和争吵,选择冲动离婚。

例如去年底,家住巴南万达广场附近的二孩妈妈黄灿,已怀孕八个多月,即将面临生产。因为爱人梁洪兵提着嗓子,当着婆婆面吼了她,两人闹起了离婚。实际上,黄灿是个小女人性格,结婚前梁洪兵就对她宠爱有加,结婚后,梁洪兵忙于工作时常不能陪伴,在家既要照顾3岁儿子,又要小心呵护肚中宝宝的黄灿,感觉到了婚前婚后丈夫的变化而产生心理上的落差,认为丈夫不在乎自己了。误解积少成多,最后闹成了离婚局面。

“大儿子跟着爸爸妈妈来办离婚,还当上小小劝和员,拉着妈妈手往外走。”余鄂说,当着孩子的面,夫妻两人都哭了,看得出来两人都压抑许久。其实女方提离婚是一种发泄,刀子嘴豆腐心,希望男方多肯定自己,多一些鼓励和爱的表达。特别是女方在经期、孕期、产期、哺乳期生理机能变化过程中,明明是求关爱往往还老提离婚,男方总是道歉却屡试无果,甚至女方情绪变本加厉,最终男方感觉无力选择冲动放弃。好在,余鄂和同事作为中间人牵线搭桥,两人当面把误解说清,破涕而笑,这才握手言和。

专家说法

孩子是最好的破冰点

重庆人文科技学院副教授程娟,是参与这份离婚调解研究的参与者之一。她认为,宝宝应该被看作是夫妻关系顺利进入适应期后的结晶,性格不合、生活习惯不同、双方需求差异等问题,本应属于新婚夫妻应该调适的问题,但有的夫妻等到宝宝出生了,这些问题仍未解决。当婚姻新旧问题叠加时,这些夫妻认为家庭矛盾不能调和,其中一部分夫妻会选择冲动离婚。

“为保护母亲和婴儿,我国法律第三十四条规定 女方在怀孕期间、分娩后一年内或中止妊娠后六个月内,男方不得提出离婚。”程娟说,通过法律手段维护婴幼儿婚姻家庭稳定,虽好,但只是一时。所以,通过增强夫妻间有效沟通提升婚姻经营能力,已成为现代家庭的必修课。

▲巴南婚姻登记处社工进行离婚调解研究

在巴南婚姻登记处服务过程中,社工在开展离婚调解服务的同时,进行着大量的反思和总结。两类情况启动服务流程,一是抱着孩子来离异的夫妻;二是在离婚申请表中,填写孩子0~3岁的夫妻。

“孩子是最好的破冰点。”重庆民悦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巴南婚姻登记站站长余鄂说,社工往往以“孩子多大了”、“孩子平时是谁在带呢”、“孩子的外公外婆爷爷奶奶是否知道你们到这里来了”等展开话题,如果其中一方表现出伤心、难受、委屈等表情,社工自然将夫妻引导至婚姻调解室。

余鄂说,婴幼儿家庭离婚主要分三种类型,遇到赌气冲动型,社工参与调解劝导的主要任务和缓和气氛,分析双方真实需求,促进问题解决,这类夫妻矛盾主要集中在孩子养育、家庭分工、情感沟通方面,夫妻之间往往没有较大矛盾,只要学会肯定双方对家庭的付出,当场和好的机会很高;遇到情感危机型,主要问题存在于夫妻双方沟通不畅,缺乏有效的解决问题之道,日积月累,感情处于破裂边缘,这时,社工的主要任务是引导分析问题本质;面对感情破裂型夫妻时,社会主要任务是告知相关法律政策和离婚流程,侧重如何减少离异对家庭对子女的负面影响进行劝导。

“离婚登记处和法院是运用法律手段来解除婚姻关系的重要场所,社工有机地介入,通过背景调查、资料收集、追踪回访、情感支持等方式,提供非程序化离婚劝导服务,在婚姻调解中积极的发挥着润滑剂作用。”程娟认为,这就是重庆市民政局开启婚姻家庭社会工作“家和计划”项目的初衷。

▲巴南婚姻登记处的玩具室

夫妻矛盾尽量不过夜

重庆师范大学教授、婚恋专家周小燕对婴幼儿家庭产生情感危机的应对方面,提出了几点建议。

她说,在她这作心理咨询的婴幼儿家庭当中,不少全职妈妈的确表现出情感焦虑的一面。男方为了养家糊口,生活工作压力显得很大,回家后,压抑的情绪按捺不住,难免偶尔对女方不温柔,这是男方的难处所在。而全职妈妈们被家庭琐事缠身,可以说是全天候在家工作,身心疲惫,她们的情感需求量大,需要情感支撑,多数需要男方源源不断地鼓励和肯定。基于此,若双方不能和谐相处、宽容相待、把话讲明,很容易跟着情绪走,迸发出极端的冲动离婚情绪和不良情绪。

周小燕建议,待宝宝出生后,宝妈们尽量坚持工作,既要清醒认识自己在家里的地位和重要性,也要清醒意识到自己应与社会发展相融合。而宝爸们应尽量做好自我调节,不把工作情绪带回家。

“现在的80、90后年轻夫妻,都是父辈精心呵护下长大的独生子女,许多年轻人打小就不懂得维护家庭和谐的技巧。当进入婚姻生活后,双方对情感要求更高而变得敏感,从而将小问题扩大化,甚至双方父母也因此介入,把小问题弄得很复杂。”周小燕提议,若婴幼儿家庭产生看似不可调节的矛盾时,不妨坐下来好好拟定一个家庭约定,例如约定夫妻矛盾尽量不过夜、不为孩子的事面红耳赤、一方道歉后另一方及时谅解、夫妻间小事不轻易打扰父母等。

▲墙上的劝合歌

情绪糟糕时请表达自身诉求

“在不知道对方的情绪状态下,怎么去理解对方呢?”重庆黄泥磅医院精神科主任心理咨询师、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钱丰认为,夫妻之间的有效沟通,在于有效而及时的表达自己的诉求,用好的沟通方式去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处境情绪。

0至3岁婴幼儿家庭中,宝妈情绪出现较大波动,钱丰说,从心理学来看,这段特殊时期被称为女性意识动荡期。处在这期间的女性,就像每月来例假一样,脾气时好时坏,男性应该充分理解这一点。

“在这类家庭中的男性,应该认知到一点,女性内心是恐慌和敏感的。她们既要维护好与丈夫之间的感情,又要从零开始探索教育子女的方法。”钱丰说,提倡男方理解女方的同时,女方也应意识到男方的不易,从原来的二人世界,到回家后面对孩子的哭啼,男方也需要一个从普通男人过度到父亲的过程。

钱丰建议,迁就对方,各退一步,是最好的相处之道。尤其情感糟糕时,男女方不妨提前告知对方,告诉对方自己状态不好,需要对方包容谅解。建议女方情绪不好时,不一定用大吼大叫的方式,可告诉对方“我感到很难过”“我感到很愤怒”“我希望得到你的理解”等。这时,男方可温柔回应“我感觉到了你很难过”“我知道你辛苦,我知道你为家庭付出很多”“老婆辛苦了”等。

“女方多次提分手和离婚是不好的,男方可在女方情绪稳定时,表达自己听到女方提离婚时的不好感受。”钱丰认为,夫妻之间互相迁就、有效沟通,才能走得最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