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份提案瞄准了这个“网红”职业,但上海奇缺!

还记得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里的“网红”职业文物修复师吗?“我国有数千年文明史,历代留存文物种类繁多,文物保护与修复的工作量巨大。尤其是随着近现代社会的快速发展,文化产品生产方式的多样化,近百年的文物也开始进入大规模保护修复的范畴。相形之下,目前文物修复领域发展有限,专业工作者明显不足,无法胜任浩瀚的修复任务。”民进上海市委在提交今天开幕的市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的一件集体提案中,呼吁加快上海文物修复人才队伍建设,建立健全文物修复专业科研机构,系统提升文物修复专业研究水平。

01

具备修复资质仅4家

提案指出,截至2018年底,上海登记备案博物馆131家,藏品200余万件,等待修复的文物包括青铜、陶瓷、漆木器皿,珍贵古籍图书,历代名人书画作品等,数量多到无法精确计数。与此同时,随着现代文明快速发展,众多胶卷、照片及近代书刊报纸等,也开始进入文物保护修复工作议程。“但目前上海地区具备文物修复资质的机构仅4家,而真正具备文物修复技术专业队伍的单位仅上海博物馆和上海图书馆,专业员工分别为15名和10名,专业修复行业的人员匮乏亟待解决。”

文物修复专业人员匮乏,存在体制性因素。据提案介绍,经调研发现,长期以来文博系统的现有管理机制不利于专业人员队伍的健康发展。在专业技术职称评定条例中,主要关注员工的学术性成果,而对专业技能的评定则相对轻视,缺少科学规范的评价体系,导致从事文物修复的青年员工对职业前景感到迷茫,失去了钻研业务的主动性。随着资深员工逐年退休,专业技能出现整体水平下降的趋势,专业人员流动性也比较大。

02

拟授高级技师职称

提案建议建立健全文物修复专业科研机构,系统提升文物修复专业研究水平。在上海博物馆、上海图书馆和若干高校院系,组建或联合组建文物修复专业科研机构,整体规划文物修复专业科研活动。吸收消化国内外最新科技成果,服务于当代文物修复工艺和方法的新发展。

对现有体制内的专业工作者,应根据实际工作能力,授予高级技师或工艺师的专业职称,制定与教学科研人员区分的独立评价体系,在基本薪酬等方面与具备高级专业技术职称的科研人员享有同等待遇。对年轻的从业人员,也要重点关注个体修复技艺的水平的提高,按照技艺能力给予职称和薪酬,纠正“一篇论文定终身”的偏颇。

提案还建议,建立全市文物修复工作的数字化信息交流平台,提升专业管理能力。在有资质的文物修复机构之外,社会上还有相当数量具有专业技艺的人才,他们也从事着市场化文物修复服务,尽管专业技能与水平参差不齐,但大部分是有着专业兴趣的文物修复爱好者,若能将这一群体能量有效地聚集起来,也能缓解当下文物修复工作量浩瀚的困窘。

新民眼工作室江跃中 方翔 潘高峰

图片 | 网络

编辑 | 屠瑜 龚紫�B